登录   |   注册   |   微网   |   客户端
400-666-2185
search

庄子所追求的人生境界是自在、自由和洒脱,是个体精神的逍遥无羁。庄子既不求名,也不逐利。因为求名逐利,残生伤性,必然要受到外在事物的制约,必然会成为外在事物的工具,必然会为外在事物所役使,比然会对内在的精神造成强烈的威压。庄子对于外在物的态度,就是《山木》篇所讲的:“物物而不物于物”。“物物”,物为我所用,以我役物,我是目的;“物于物”,我为物所役使,我沦为物的工具。


gouwuche goumai
bofang
参考资料
暂无参考资料